首頁>談經論道>從繁華到落寞,揚(州)鎮(江)城際客運路在何方?

從繁華到落寞,揚(州)鎮(江)城際客運路在何方?

從繁華到落寞,揚(州)鎮(江)城際客運路在何方?



  近日,由揚州潤揚城際客運有限公司和江蘇省鎮江江天汽運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共同經營的揚州至鎮江城際公交班線再次調整了運營班次,將原先的18個班次減至12個班次運行,發車間隔由原來的45-60分鍾調整至了60-110分鍾。

  實際上,這是疫情進入常態化防控階段複班後第二次對運營班次間隔進行的調整。

  揚州至鎮江的城際公交班線在疫情後複班時即對運營車輛進行了調整,班次間隔也進一步拉大,由原先的24個班次調整為18個班次,對開車輛由4台減為3台。

  然而,僅在一年前,在2019年上半年的揚州“煙花三月旅遊節”期間,這條城際公交線路將所有的10台車輛上線運行,班次間隔最低一度低至15分鍾,即便如此也出現了客流爆滿的情況。

  究竟是為何,讓這條昔日的“黃金線路”淪落到現在如此這般田地呢?

  揚州至鎮江城際公交線路采用全程15元一票製,支持揚州、鎮江及全國其他城市發行的交通聯合卡刷卡、微信、支付寶掃碼乘車,且不享受敬老卡、學生卡等特殊優惠卡種。



從繁華到落寞,揚(州)鎮(江)城際客運路在何方?



  線路全長約45公裏,起點位於揚州市瘦西湖(虹橋坊)公交站台,途徑文昌閣、石塔寺、揚州商城、萬達廣場(原揚州汽車客運站)、揚州大學城等重要站點,在瓜洲收費站駛入G4011揚溧高速行經過潤揚大橋後在鎮江西出口駛離高速,經停金山公園、鎮江火車站、中山橋、大市口、甘露寺等站點後到達終點站焦山公園(如配圖所示)。



從繁華到落寞,揚(州)鎮(江)城際客運路在何方?



  線路配車10台,揚州方和鎮江方各配車5台;揚州方車型為海格牌KLQ6119GAE5城市客車,一人一座配有安全帶,車輛安全等級條件滿足在高速公路通行。鎮江方原配車為宇通ZK6100HGM城市客車,在今年疫情複班後由於新能源補貼政策等諸多方麵的影響,配車變更為宇通ZK6115BEV5純電動公路客車。



從繁華到落寞,揚(州)鎮(江)城際客運路在何方?



  得益於潤揚大橋的開通,揚鎮城際公交的全程時間運行時間在90分鍾左右,並為駕駛員提供了30分鍾的休息時間。乘坐此車從揚州大學城至鎮江火車站隻需約40分鍾,線路站點設置也基本符合揚鎮之間跨市出行習慣,基本覆蓋沿線客流節點。

  由於不支持特殊卡種,線路乘客結構合理。

  首先該車最主要的客流組成部分為揚鎮之間的旅遊客流,線路途經揚州的瘦西湖、文昌閣、石塔寺;鎮江的金山、焦山等重要旅遊節點,由於其票價低廉,班次密集,通達率高成為了本地乃至外地遊客觀光旅遊的重要出行方式。

  其次,該車承擔了部分滬寧高速鐵路鎮江站至揚州市區旅客集散的任務。該線路途經揚州大學城,設有邗江中專、南京郵電大學通達學院、揚州工業職業技術學院、揚州大學等多所高校。許多來自滬寧高鐵沿線上海、蘇州、無錫、常州、南京的學生在周末及節假日時通常會選擇乘坐動車組列車到達鎮江站後轉乘鎮江至揚州的城際公交線來往學校。相比乘坐客運班線到達位於揚州城郊的揚州汽車客運站後再換乘市內公交,采取這種走法價格便宜實惠,也能省下很多時間,舒適度高,得到了很多學生甚至商旅人士的青睞。

  根據該班線揚州運營方揚州潤揚城際客運有限公司於2020年5月公布的2019年年報顯示,該班線2019年的營業總收入為821.4萬元,淨利潤為4.75萬元。按照每天運營24個班次來算,該班線年均運行39.42萬公裏,年均單車千公裏營收為4167元。

  從這些數字來看,這條線路是營收尚可的盈利線。

  為了一探究竟,筆者於11月20日在揚州市區萬達廣場附近的邗江中路江陽中路公交站登上了10點30分由瘦西湖開往鎮江焦山的的揚鎮城際公交。時近中午,該趟班車的上座率較低,但是在揚州大學城內各個學校站點停靠時,有不少攜帶行李箱的學生上車,在進入瓜州收費站之前,車內所剩的空餘座位已不多。車輛行駛至潤揚大橋時,由於橋麵施工的原因,出現了車輛緩行的情況,但是好在車輛沒有出現停滯不前的情況。到達鎮江境內後,在鎮江境內主要的下客站為鎮江火車站,鎮江火車站開出後車內隻剩下了2名乘客,也分別在大市口北站下車,這也與筆者之前的分析一致。

  在到達終點站後筆者也向駕駛員詢問班次減少的原因,駕駛員的態度也十分消極。駕駛員稱“虧本了不減班次嗎?這個班線就應該停(運)了!”

  究竟為何使這條班線的營收越來越少導致虧本呢?

  筆者做了如下三條總結:

  首先,在疫情進入常態化防控階段後,道路運輸行業出現客流量下降的普遍現象。

  受到疫情管控的影響,各大旅遊景區也實施了削減最大承載量的限流措施,揚鎮之間的旅遊客流驟減;鐵路鎮江站目前實行的疫情管控政策為所有乘客一律在鎮江站的南廣場進站乘車,而由北廣場出站。而揚鎮城際公交隻經停鎮江站的北廣場,乘客下車後需要繞行冗長的地下通道後上樓才能進站乘車,而出站時由於出站口地理位置的問題,需要步行較長距離才能到達開往揚州方向的公交站台,這對攜帶大件行李的旅客以及年齡較大的乘客來說可能較難接受,往往會采用其他方式出行。

  由於疫情,目前高校采取了相對封閉管理,學生在離開學校所在的城市時需要落實嚴格的請假製度,這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這條班線的營收。

  其次,在鎮江至揚州之間,乘客的方式也多元化。

  網約車、順風車、共享汽車等下現代化出行方式讓乘客有了更多的選擇;隨著S49新揚高速的通車,潤揚大橋的車流量急劇增長,在高峰時段潤揚大橋出現了車輛通行緩慢的擁堵情況,加上行車4小時需要進行強製休息20分鍾的規定,導致了揚鎮城際公交在高峰時段出現班次晚點嚴重,無法準時發車的情況。

  在揚州至鎮江間,甚至出現了成規模的黑車車隊,這些車輛基本上都是藍牌的私家車輛,沒有任何的營運手續,更達不到安全運營必要的條件。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些車輛注冊地為鎮江的世業洲,這些車輛享受潤揚大橋免收過橋費的優惠政策,這些非法經營的黑車與城際公交途徑相同的路線,更有甚至這些黑車司機根據站牌公示的揚鎮城際公交的發車時間,故意在車輛發班前提前出發,在沿途喊客拉客,甚至在鐵路鎮江站的出站口都能看到前往揚州的黑車司機。往往他們會謊稱城際公交已經停運/撤銷來欺騙外地遊客,然而等候多時的乘客們殊不知,他們要坐的城際公交往往隻有兩三分鍾車程的距離,就這樣被忽悠至了黑車上,嚴重的影響了揚鎮城際公交的線路營收。

  最後,高鐵的開通也是壓垮這條班線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條城際公交線路客流的一項重要組成部分是來自滬寧高鐵上的乘客。2019年6月,滬蘇通鐵路暨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通車,部分來自上海與蘇州方向的乘客願意乘坐滬蘇通鐵路直達揚州;此外,還有不到半個月,連雲港至鎮江的高速鐵路與五峰山長江大橋(工程名)也將建成通車,屆時在揚州市區東部的高鐵站乘車將快速抵達包括滬蘇錫常在內的揚州主要出行方向的城市。

  屆時將對該條線路的經營產生非常嚴重的影響,筆者認為,這次對揚鎮城際公交班次進行的調整也是提前為高鐵開通做出的準備。

  縱然外部條件十分惡劣,但也絕非死路一條。隨著疫情防控態勢逐漸向好,高校的學生也開始走出校門,相信這條城際公交線路還會有很多高校學生選擇;運營企業也應該將遇到的黑車情況向相關部門反映,由運管部門聯合多部門進行執法查處;此外更為重要的是,這條線路的經營者們應該在營運質量上多下功夫,根據乘客實際出行需要合理調整班次運行時間,嚴格按照站牌公示的時間進行運營;與高鐵實行錯位競爭,高鐵對於揚州東部城區的影響力可以說是巨大的,但是對於揚州西區的影響力有限,此外運營單位也可采用景點門票一票通等模式吸引揚鎮之間的旅遊客流。(作者:紅薯   來源:公路客運企業家沙龍 )